您好!欢迎进入一点红香港马会官方网网站!

群友同欢

当前位置:主页 > 马会知识 >

    标题:

    那条断线连接起来热心田美和宇林之间的关系发展

    时间:2017-09-07 19:16/点击:

    田美说:“我现在无论怎么说都算是国家正式干部,离开了单位,我算是什么人呀?和那些跑江湖混饭的有什么区别?”
    桃花也说:“是呀,你们不知道,过去都把吹鼓手在下九流放着哩,去有面子的人家,吃饭都不让上桌子。一般人家根本不和
     
    乐人结亲。”
    田美说:“我保证不再出去挣钱了,可他们都说,局里已经决定了,要我出头成立一个名义上属于文化局直接管理,经济上自
     
    负盈亏的演艺公司,想办法把零散活动的新老艺人都带动起来,为繁荣全县的文化生活做贡献。我是什么人呀,我有啥能力担
     
    起这个担子?”
    宇林说:“进了这一行,我也了解了这一行的人了,大部分都是识不了几个字的大老粗,私心重,除了钱,谁的话都不起作用
     
    。文化馆有专家,都没有办法组织起来他们,你能有啥能耐让这一群乌合之众听你的?”
    田美说:“是呀,我即就是辞了职,也只能跟着去赶赶场子,挣自己的那一份子钱,管理其他人我没办法。可人家领导不同意
     
    ,硬要我先去注册公司。”
    宇林说:“注册公司?这可是个大事情。我听说注册一个公司要有营业场所还要有一笔资金呢。局里给垫资吗?”
    田美说:“一分钱都不给,只说给一些灵活性强的政策。”
    宇林说:“一分钱都不给出,还让公司为文化局的下属,有什么意义?”
    田美说:“这人家都说了,挂文化局的名义,是为了保证公司刚开张能办得顺利,要是我们觉得没有必要,就直接办成个体私
     
    营性质的。”
    宇林和田美都拿不准怎么办好,想了好一会,也决定不了到底怎么办。田美忽然想起了叶腊梅和薛剑锋,就说:“腊梅妹子他
     
    俩长期在外面闯,经见比我们多,叫他们来给我们出出主意吧。”
    宇林也以为然,就给薛剑锋打电话。薛剑锋说:“我正在你家这村里租房子呢,一会儿就和腊梅一起过来。”
    薛剑锋接宇林电话的时候,正和叶腊梅两个站在王毅家对面那户人家前房的二楼一个房间,从正对着王毅家大门的窗户往外仔
     
    细观察王毅家那个昔日曾经红火过,而今已经显得非常破败的院子。这个在王毅的父亲还当村支书的时候修建起来的新街道,
     
    每家的前面都是一线起的三间两层楼,一层正中一间是大门和门道,上楼的楼梯在进大门右边那一间房子的里窗外。院子里头
     
    ,有两进的地形,各家根据各自的经济条件,盖了层次不一样的中房(楼)和后房(楼)。
    冬季许多工地都停工了,租房的农民工大都退房回了家。薛剑锋和叶腊梅来找他们早就选好的这家人一说,不费事就租到了这
     
    个最为满意的位置,虽然王毅家的后楼盖了三层,由于中间的那里只修了一层,所以从这家的前楼二层后窗看出去,王毅家的
     
    一切都基本上无遮挡地尽收眼底。
    王毅的二哥二嫂和儿子占了王毅妈原先住的后楼一层的通间大房,和中房前楼,将母亲和侄子飞儿挤到了中房右首的那一间储
     
    藏室。由于大门是和这一家的大门正对着的,中间隔着一条宽宽的街路。所以,要是大门和后楼的门都敞开,从他们租住的二
     
    楼窗户就可以从王毅家的大门一眼看到最里边的一楼房里头去。
    王毅的大哥大嫂和他们的一子一女住后楼的二三层,第二层一角的廊檐连接着中房的屋顶,所以,这个屋顶就是自然的大凉台
     
    ,孩子们放学回家就在这个屋顶上嬉闹玩耍,要是薛剑锋两个稍微站高一点,王毅大哥一家的活动都能清楚看得见。
    农村的习惯不像城里人那样回家进门就把大门关得紧紧的甚至都忘不了反锁,这里家家每天一起床就都是开大门扫街道,尔后
     
    才去干别的。只要家里还有无论是男女老少的一个人,都不会有意去关大门。关大门那是晚上上炕熄灯睡觉以前的最后一道工
     
    序。因而王毅家就毫无知觉地处在了薛剑锋叶腊梅的严密监视之中,万一三更半夜那个家有人出入,大门即使有轻轻的响动,
     
    也会被监视人马上听到。
    叶腊梅对薛剑锋说:“队长要我们死守这里等王毅靠谱不靠谱呀?他为了吓唬宇林妈,只闪了那一次面,就又不见踪影了,还
     
    会回来?”
    薛剑锋说:“我们了解的没错,王毅他娘年年都要撵腊月二十南山的老爷庙会去烧香还愿,多半辈子没断过一次,今年估计还
     
    会回来。即就是王毅不回来,他也要送他娘和儿子回来的,那时候只要跟上他娘和儿子,就能踏住王毅的脚后跟。他娘和儿子
     
    肯定是他接出去了。”
    叶腊梅说:“以前我们以为王毅她妈和儿子走不到哪里去,在省队为了熟悉情况,准备的时间长了一点,谁料他们却一下子就
     
    全失踪了。搞得我们多被动?”
    薛剑锋说:“这回要是人再回来,我俩就轮班不换眼盯紧,不信他王毅还能给我们搞个成功的金蝉脱壳!”
    这里需要顺便交待一下,薛剑锋和叶腊梅两个,本就不是跑江湖的流浪艺人,他们俩是省公安缉毒总队的侦察员。他们来这个
     
    基本上没有人吸毒的小地方来的原因,是几月前在云南缉毒前线那里两个毒贩团伙火弁的死尸身上,发现了逃犯王毅抢走的那
     
    支手枪里打出来的致命弹头,这又引起了省厅对王毅脱逃案件的重新重视,副厅长主持会议分析认为,王毅逃跑成功后,一定
     
    是参加了贩毒集团。
    在公安部的统一协调指挥下,追捕抢枪逃犯王毅的案子并入缉毒总队侦办,总队判断由于云南方面刚刚对王毅所在的贩毒集团
     
    进行了严厉打击围剿,王毅极有可能流窜回老家一带躲避风头,再伺机卷土重来。所以派出了薛剑锋和叶腊梅二位多才多艺的
     
    青年来到了这里。
    两个青年缉毒警察来到舞凤山区的这个县城,最先接触的就是王毅的前妻田美。他们认为母子连心,通过田美这条线索还有可
     
    能和王毅母子,一方面的确是成人之美,另一方面也是为破案而引
     
    蛇出洞。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合理合法比赛结果既有权威性也能得到财政拨款